資訊首頁 二手資訊 商業動態 人物專訪 國內樓市 優惠活動 看房日記 工程進度 行情播報 地產月報 小區曝光 新房資訊 本地樓市

張楓逸:別把房產稅搞成“人頭稅”

2018-08-06 點擊 評論

“奢侈稅”和“人頭稅”是房產稅的兩個極端定位,都不可取。實際上,房產稅最合適的定位是“調節稅”,作為重要的經濟杠桿調節房地產市場需求,調節社會貧富差距,有效解決打擊炒房和保障住房的雙重問題。

中國社會科學院財經戰略研究院11月28日發布《中國財政政策報告》指出,應及時推廣滬渝經驗,對城鎮居民家庭人均用房超過40平方米部分,無論住房為何種產權性質,均應按評估價格征收稅率較高的保有環節房產稅,且新增商品房和現有存量房均納入征稅范圍。

由于稅率低、征稅范圍小,滬渝兩地房產稅試點影響有限。重慶將免稅線定在200平方米,同時還要滿足商品房均價3倍以上的條件,這也就意味著重慶90%以上的房源都達不到征收標準 ,有種“高高舉起、輕輕放下”的感覺。相比之下,上海人均60平方米的免稅線雖說低一些,但試點一年多來,未能增加有效供給、抑制房價上漲,反而讓房價創出新高。

社科院此次發布報告,將房產稅免稅線定在人均40平方米,明顯是吸取了滬渝兩地的經驗教訓,意圖通過擴大征收范圍給房產稅加碼。然而,這一提法并沒有取悅公眾,反而再次招來質疑。上海易居房地產研究院副院長楊紅旭表示,當前我國城鎮人均住宅面積33平方米多點,40平方米納稅線偏低,將城鎮3~4成家庭都包括進去了。

有學者指出,房產稅改革推進最大的難點,在于房產稅定位尚未真正厘清。有觀點主張將房產稅界定為只向高檔房產和豪宅征收的“奢侈稅”,也有專家認為房產稅應成為面向所有普通民眾征收的“人頭稅”。決策的過程也充滿了利益博弈,有關部門既希望通過房產稅取代限購的行政手段,也寄望于房產稅補強地方財政;既要顧及人們對于抑制房價的期待,又要擔心普遍加稅引發民意不滿。從200平方米的高檔別墅到人均40平方米的“自由落體”,恰恰反映出有關部門在房產稅上的左右搖擺。

筆者以為,“奢侈稅”和“人頭稅”是兩個極端,都不可取。如果只向富人先開刀,就會使得房產稅形同虛設,對于抑制房地產市場的投資投機行為影響不大。倘若向所有房產征稅,無疑會進一步加重民眾的稅負。實際上,房產稅最合適的定位是“調節稅”,作為重要的經濟杠桿調節房地產市場需求 ,調節社會貧富差距,有效解決打擊炒房和保障住房的雙重問題。

鑒于住房兼有必需品和投資品的雙重屬性,房產稅征收必須充分考慮居民收入水平和居住現狀,合理設置免稅空間。多少面積開征房產稅,不能由有關部門閉門造車,而要廣泛征求民意,尋求最佳利益契合點。同時,在產權性質上,要將經適房、限價房等保障性住房和普通商品房區別開來,給予減征或免征優惠 。此外,首次購房應予免稅,避免誤傷剛性需求,購買多套房者則可根據套數、面積、價格等因素實行累進稅率,體現“負擔能力大者多負稅,負擔能力小者少負稅”的公平原則。

冒险岛APP